设置

关灯

15.一个也不少~(1/3)

重要通知:域名变更为biqugexx.net请收藏

    第15章

    天不过蒙蒙亮,几十辆牛车连着五辆灵车渐次从武成坊驶出,再怎么轻车简从,毕竟也是搬家,每个人都想将最珍贵的东西一股脑儿带走,再者,宅第要交还于朝廷,如若不能带走的便只能丢弃,故而这车队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驶出武成坊时,每个人都情不自禁掀帘回望:

    苗氏看到的,是那一段已经黯淡在岁月中的青春欢笑,怀中空空,时光如此可怕,她竟无法回忆出确切的笑语,只依旧记得曾经的畅快飞扬;

    沈氏在看的,是那个一身红衣执刀说要请教、看到对方英俊面容却忍不住面红的自己,而今,只有怀中依偎的一对娇儿,和身后那把在鞘中再未拔出的长刀;

    陈氏看到的,是那个儒雅不失英武的将军对她说,我会带你到这每一处山川形胜去看看的,可最后留给她的只有箱笼中密密麻麻绘制着山川形胜的兵书,可这个与他一模一样、喜欢指着兵册问她山川的孩子;

    梁氏躺在车中,怀中抱着稚弱的孩子,车后载满了绿植,肃伯劝过她,这些花草不一定能撑到益州,可她却很坚决,她一定能养活的,这些年,他们一起养活过那么多难养的称世奇珍,每一株他们都养活了,这一次也一定可以……至少,将来要叫孩子看一看,他的父亲曾为他亲手植了这么多的花木;

    陆老夫人……陆老夫人没有回望,她只静默低着头,大抵时间于她而言,太过漫长,过往许多炽烈终究埋葬,就像当年高大的凤凰木下,那个以夷族风俗向她求亲的少年,笨拙地唱着夷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歌谣,却终究没能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声音清越却坚定地道:“出发吧,还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于是,车队再不停留,出了武成坊,上了朱雀大街,此时天光未亮,行人不多,一直向南,直出安定门,那个繁华的、巨大的城池终是渐渐被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走到别望桥时,车队缓缓停下,这是魏京边界,此一别,莫相望。

    可陆老夫人微微诧异,这一次离开,陆府只低调地扶柩回乡,因着前番朝堂上的动静,他们虽有报信于风浪中亦未动摇的真正亲朋,却也叮嘱不必相送,怎地还是在别望桥停了下来?

    很快有人传讯过来:“阿钟伯他们要告辞离去。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十分吃惊,阿钟伯是多少年的部曲,一直追随成国公征战,数次在前线为成国公以身相护,好几次都差点救不回来,身子却是彻底破败了。陆老夫人从来没有怀疑过阿钟伯的忠诚,他们家三代人都在府上,怎么突地要走?

    不多时,阿钟伯、肃伯、信伯亲来磕头道别:“老夫人,若非您与国公爷一片慈心,我们几个的老命早该葬送了。自己知道自己事,我们没多少年头啦,若是死在半道儿上,还得饶上您一副棺材,平添晦气。这些儿孙辈虽不成气候,路上打点跑动是无碍的,便让他们代我们在您身旁尽力服侍吧。”

    那些儿孙俱是悲声唤道:“阿父!”“阿爷!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听得心中难过:“不必如此,路途遥远,你们确是怕经不起,可何必要你们骨肉分离?他们也一并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阿钟伯急了:“老夫人!万不可这般!”如今府上真是缺人之际,他留下儿孙伺候自己算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然后,不只是阿钟伯他们,默默地,还有数十人前来辞别,陆老夫人一眼看去,见领头的,竟是六郎院中的阿郑,看向这些身上或多或少有些残缺的部曲,陆老夫人忽地明白了他们的用意:与阿钟伯他们一般,陆府如今正是艰难之时,他们并不想一起去益州再添拖累。

    陆老夫人心中感伤简直无法言说,这些都是曾经随成国公南征北战的好儿郎,难道如今倒要叫他们自己出去讨生活吗?何其凄凉……

    便在此时,岳欣然

注意:本章有分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点击催更